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医药行业打击商业贿赂再掀风暴,近日,一批医药企业因虚开发票问题被查处。

  7月1日,舒泰神(北京)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舒泰神”)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了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被要求补缴三年的企业所得税约1191.38万元。

  该《决定书》显示,舒泰神在2016年至2018年间,实际取得已证实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共902张,价税合计约 7962.7万元。以上发票涉及金额不得在企业所得税前扣除,应调增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应纳税所得额。

  舒泰神表示,上述税务处理决定书属于行政处理的范畴,不属于行政处罚,公司接受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的税务处理决定,不申请行政复议。

  针对舒泰神接受虚开增值税发票及销售模式问题,7月10,《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舒泰神公司联系采访,对方总机工作人员以公司规定无法转接负责人为由予以拒绝。

  2019年年报中,舒泰神销售费用为3.98亿元,占营收的比重为60.21%。而其核心产品苏肽生同期销售收入是3.43亿元。

  “无法控制营销成本的药企将会被逐步挤出市场。”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家级药品带量采购正在逐渐常态化,继前两批带量采购带来国内医药市场降价潮外,入选品种更为广泛的第三批医药带量从采购已经拉开帷幕,对一些药企虚高药价的冲击将更为强烈。

  被查公司业绩遭受重创

  据天眼查,舒泰神成立于2002年8月,由熠昭医药科技与江苏香塘集团共同出资创办,2011年4月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周志文和冯宇霞,分别持股比例为18.82%和13.92%。

  北京市税务局所公布的《决定书》显示,舒泰神2016年取得47张发票,发票金额157.56万元,经证实开票单位与公司无业务往来,也未给公司开具过发票;与此同时,公司2016年取得发票5张,发票金额 12.83万元,经证实被协查企业与公司无业务往来,也未给公司开具过发票;另外,公司取得的北京某大厦2016年5月开具的1张发票,金额为4.37万元,经证实该发票与舒泰神开具的发票金额不符。

  值得注意的是,舒泰神被虚开的7962.71万元增值税普通发票中,涉及的前五名合作商中,虚开发票金额累计就达到了2733.56万元,占比超三成。

  舒泰神被虚开的增值税发票中,为何如此集中在一些合作商上?“上市公司主动购买虚开增值税发票来抵税的现象,在医药行业中并不罕见。”湖南国纬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怀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药企有些营销费用无法在账面上体现,所以只能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来掩盖事实真相。

  此前,由于舒泰神的主力品种——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于2019年7月被国家卫健委列入《首批国家重点监控目录》之后,业绩大幅下滑。

  公司财报显示,舒泰神2019年净利润仅2729.94万元,同比下降79.64%。而2020年一季度,受到疫情和主力产品受限等多种因素影响,舒泰神净利润为负,直接导致亏损2473.8万元,同比骤降188.57%。

  这次的补缴税款一事,又给舒泰神的业绩带来冲击。舒泰神表示,目前公司已经与全部所涉合作商终止合作关系,并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诉讼、仲裁等法律途径进行追偿。

  堵住医药CSO“过票”漏洞

  医药企业或已成为虚开增值税发票的重灾区。税务部门通报显示,今年以来,吉林、安徽、福建多地税务部门已经查处多起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案件,涉及药企近百家,其中多起涉及空壳销售外包(CSO)为医药公司非法营销“过票洗钱”及抵扣税款。

  近年来打击商业贿赂成为医药行业监管重点,相关监管部门联手整顿医药行业不正之风。但是现如今,还有医药空壳公司打着销售外包(CSO)旗号,替药企划拨营销费用,成为带金销售的重要一环。

  2020年1月3日,福州警方宣布,在打击涉税犯罪“百城会战”专项行动中,破获了医药行业重大涉税犯罪案,端掉3个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25名。

  经查,2017年以来,犯罪嫌疑人颜某等人与犯罪嫌疑人郑某所控制的代理记账公司互相勾结,通过注册医疗管理、商务咨询等类型的空壳公司,在没有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对外虚开增值税发票19667份,受票企业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严重侵害了国家医药“两票制”改革的惠民成果。

  4月9日,吉林省税务局官网发布通知称,发现有瑞升、文磊两家中药材开发有限公司的资金流动异常,业务量及结算方式较为反常,发票业务取得和开具比较频繁,综合情况后,判定这两家中药材公司属于“空壳公司”,专门违法虚开发票。

  针对药企财务不断“爆雷”,有业内人士表示,之前药品流通实行多票制。药品出厂后经“层层盘剥”,导致其最终价格虚高。为解决这一问题,多票制已改为“两票制”,以去除中间代理商“盘剥”,降低药价。非法营销费用无法在账面上体现,虚开增值税发票则成为药企对“两票制”采取的应对之策。

  6月24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召开座谈会,针对第三批国家带量采购征求部分企业意见。与此同时,湖南省已开始第三批报量,截止日期为7月1日,第三批带量采购已进入地方报量阶段。

  周树认为,药品集中采购对违规企业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冒险“打擦边球”或者商业贿赂可能会让药企与此无缘,付出出局代价。从长远来看,“4+7”带量采购政策将迫使企业降低交易成本、降低药价,引导医院规范用药,去除医药行业痼疾。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